证券时报电子报实时通过手机APP、网站免费阅读

  • 发布时间:2019-01-24 20:28:49

  • 来源:admin

  1.对本次股东大会提案的明确投票意见指示(可按下表格式列示);没有明确投票指示的,应当注明是否授权由受托人按自己的意见投票。

  2.在“同意”、“反对”、“弃权”三栏中,选择您同意的一栏打“√”,同一议案若出现两个“√”,视为无效投票;对某一议案不进行选择视为弃权。

  本公司及监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恒逸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第十届监事会第十六次会议于2019年1月16日以传真或电子邮件方式发出通知,并于2019年1月23日以现场加通讯方式召开。本次会议应到监事3人,实到3人。

  会议由监事会主席王铁铭先生主持,本次会议的召开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等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及《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

  经与会监事认真审议,充分讨论,以记名投票方式逐项表决,会议审议通过了以下议案:

  经审核,监事会认为:公司本次会计政策的变更是根据财政部的规定进行的合理变更,决策程序符合有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等规定,本次变更不会对公司财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不存在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的情形,公司监事会同意公司本次会计政策的变更。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恒逸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恒逸石化”)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知于2019年1月16日以传真或电子邮件方式送达公司全体董事,并于2019年1月23日以现场方式召开。会议应到董事9人,实到董事9人。

  会议由董事长方贤水先生主持,本次董事会会议的召开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等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及《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

  经与会董事认真审议,充分讨论,以记名投票方式逐项表决,会议审议通过了以下议案:

  因公司2019年聚酯纤维规模增加,以及公司控股子公司浙江逸盛PTA原料偏紧,为保障公司聚酯纤维的原料来源,有效提升2019年聚酯纤维的盈利贡献,实现公司产品生产及经营效益最大化,同意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与逸盛大化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逸盛大化”)、海南逸盛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逸盛”)分别签订2019年度《产品购销合同》,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恒逸石化及其下属子公司向逸盛大化及其控股子公司采购原材料PTA金额预计不超过450,000万元;向海南逸盛及其控股子公司采购原材料PTA,采购金额预计不超过120,000万元。

  由于公司董事长方贤水先生担任逸盛大化的董事、海南逸盛的董事长,公司副总裁朱军民先生担任逸盛大化的董事,公司监事龚艳红女士担任逸盛大化监事,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1.3条第(三)项的规定,本子议案涉及的交易为关联交易。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2.1条,方贤水先生作为关联董事,对本子议案进行回避表决。

  同意公司下属子公司浙江恒逸高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逸高新”)2019年度与浙江巴陵恒逸己内酰胺有限责任公司签署《共用变电所、采购蒸汽协议》(以下简称“恒逸己内酰胺”)共用其拥有的一座110KV变电所,预计向恒逸己内酰胺支付电费金额不超过32,000万元。同意恒逸高新向恒逸己内酰胺采购蒸汽,采购金额预计不超过8,500万元。

  同意公司子公司浙江恒凯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凯能源”)与恒逸己内酰胺签订2019年度《产品购销合同》,合同主要内容为子公司恒凯能源向恒逸己内酰胺公司采购煤渣等废料,2019年采购金额预计不超过500万元。

  同意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分别与杭州逸暻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逸暻”)、杭州逸宸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逸宸”)、绍兴柯桥恒鸣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绍兴恒鸣”)签订2019年度《产品购销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公司分别向杭州逸暻采购聚酯产品,预计金额不超过3,900万元;向杭州逸宸采购聚酯产品,预计金额不超过4,000万元;向绍兴恒鸣采购聚酯产品,预计金额不超过13,000万元。

  由于公司董事长方贤水先生、董事、总裁楼翔先生、董事、副总裁王松林先生同时担任恒逸己内酰胺的董事。

  由于恒逸集团为公司控股股东,恒逸集团为绍兴恒鸣、杭州逸暻重要参与方,杭州逸宸为恒逸集团控股子公司,而公司董事长方贤水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董事,副董事长、副总裁邱奕博先生为恒逸集团股东,董事、总裁楼翔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董事,且董事倪徳锋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总裁、董事。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1.3 条第(二)、(三)、(五)项之规定,本子议案涉及的交易为关联交易。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2.1条,方贤水先生、邱奕博先生、楼翔先生、倪德锋先生、王松林先生作为关联董事,对本子议案进行回避表决。

  同意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与逸盛大化签订2019年度《产品购销合同》,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向逸盛大化及其控股子公司销售PX,预计金额不超过25,000万元。

  同意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与海南逸盛签订2019年度《产品购销合同》,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向海南逸盛及其控股子公司销售PX和MEG,其中:预计PX销售金额不超过25,000万元;MEG销售金额不超过15,000万元。

  同意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与恒逸己内酰胺签订2019年度《产品购销合同》,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公司向恒逸己内酰胺销售煤炭等能源品和苯产品,能源品销售预计金额不超过45,000万元,苯产品销售预计金额不超过95,000万元。

  同意公司及其子公司与杭州逸暻签订2019年度《产品购销合同》,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向杭州逸暻销售PTA、能源品、辅料、聚酯产品和包装物,其中:预计PTA销售金额不超过141,000万元,能源品销售金额不超过3,300万元,辅料销售金额不超过1,200万元,聚酯产品销售金额不超过3,800万元,包装物销售金额不超过4,600万元。

  同意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与绍兴恒鸣签订2019年度《产品购销合同》,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向绍兴恒鸣销售聚酯产品、能源品、辅料、机配件和包装物,其中:预计聚酯产品销售金额不超过3,000万元,辅料销售金额不超过500万元,包装物销售金额不超过300万元,机配件销售金额不超过250万元,能源品销售金额不超过2,000万元。

  同意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与杭州逸宸签订2019年度《精对苯二甲酸(PTA)购销合同》,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向杭州逸宸销售PTA,预计金额不超过600万元。

  由于公司董事长方贤水先生担任逸盛大化董事、恒逸己内酰胺董事,海南逸盛董事长,公司副总裁朱军民先生担任逸盛大化的董事,公司监事龚艳红女士同时担任逸盛大化监事,董事楼翔先生担任恒逸己内酰胺的董事,董事王松林先生担任恒逸己内酰胺的董事。

  由于恒逸集团为公司控股股东,恒逸集团为绍兴恒鸣、杭州逸暻重要参与方,杭州逸宸为恒逸集团控股子公司,而公司董事长方贤水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董事,副董事长、副总裁邱奕博先生为恒逸集团股东,董事、总裁楼翔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董事,董事倪徳锋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总裁、董事。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1.3 条第(二)、(三)、(五)项之规定,本子议案涉及的交易为关联交易。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2.1条,方贤水先生、邱奕博先生、楼翔先生、倪德锋先生、王松林先生作为关联董事,对本子议案进行回避表决。

  同意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与浙江恒逸锦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逸锦纶”)、杭州逸暻、杭州逸宸、绍兴恒鸣、海南逸盛签订《物流运输服务协议》,主要内容为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向恒逸锦纶、杭州逸暻、杭州逸宸、绍兴恒鸣、恒逸己内酰胺、海南逸盛提供2019年度物流运输服务,向恒逸锦纶提供的服务金额预计不超过800万元,向杭州逸宸提供的服务金额预计不超过700万元,向绍兴恒鸣提供的服务金额为不超过1,000万元,向杭州逸暻提供的服务金额为不超过2,300万元,向海南逸盛提供的服务金额不超过5,000万元,向恒逸己内酰胺提供的服务金额为不超过2,000万元。

  同意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与浙江巴陵恒逸己内酰胺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维保服务服务协议》,主要内容为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向恒逸己内酰胺提供2019年度维保服务服务,预计服务金额为不超过2,600万元。

  由于公司董事长方贤水先生同时担任海南逸盛的董事长、恒逸己内酰胺的董事,董事楼翔先生同时担任恒逸己内酰胺的董事,董事王松林先生同时担任恒逸己内酰胺的董事。

  由于恒逸集团为公司控股股东,恒逸集团为绍兴恒鸣、杭州逸暻重要参与方,恒逸锦纶、杭州逸宸为恒逸集团控股子公司,而公司董事长方贤水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董事,副董事长、副总裁邱奕博先生为恒逸集团股东,董事、总裁楼翔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董事,董事倪徳锋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总裁、董事。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1.3 条第(二)、(三)、(五)项之规定,本子议案涉及的交易为关联交易。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2.1条,方贤水先生、邱奕博先生、楼翔先生、倪德锋先生、王松林先生作为关联董事,对本子议案进行回避表决。

  同意公司及其子公司与杭州逸暻、绍兴恒鸣签订2019年度《委托加工合同》,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杭州逸暻、绍兴恒鸣向公司控股子公司恒逸有限及其下属子公司提供委托加工服务,其中:杭州逸暻加工费金额预计不超过2,500万元,绍兴恒鸣加工费金额不超过450万元。

  同意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与绍兴恒鸣签订2019年度《仓储服务协议》,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绍兴恒鸣向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提供仓储服务,金额为不超过850万元。

  同意公司控股子公司恒逸有限及其下属子公司与杭州慧芯智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芯智识”)签订2019年度《智能制造技术服务协议》,合同主要内容为2019年度慧芯智识向子公司恒逸有限及其下属子公司提供智能制造技术服务,预计服务金额不超过1,500万元。

  由于恒逸集团为公司控股股东,恒逸集团为绍兴恒鸣、杭州逸暻重要参与方,恒逸锦纶、杭州逸宸为恒逸集团控股子公司,而公司董事长方贤水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董事,副董事长、副总裁邱奕博先生为恒逸集团股东,董事、总裁楼翔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董事,且董事倪徳锋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总裁、董事。

  由于慧芯智识为公司子公司恒逸有限持股30%的公司,属于实质重于形式原则认定的其他与上市公司有特殊关系的法人。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1.3 条第(二)、(三)、(五)项之规定,本子议案涉及的交易为关联交易。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2.1条,方贤水先生、邱奕博先生、楼翔先生、倪德锋先生作为关联董事,对本子议案进行回避表决。

  公司独立董事就上述关联交易进行了事前认可并发表了独立意见,公司保荐机构发表了核查意见,详见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巨潮资讯网()上的《独立董事关于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所审议事项的事前认可函》、《独立董事关于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相关事项的独立意见》。

  上述关联交易事项的详细内容请见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巨潮资讯网()上的《关于2019年度日常关联交易金额预计的公告》(编号:2019-005)

  2、审议通过《关于确定2019年度公司对控股子公司担保及控股子公司间互保额度的议案》

  为保证恒逸石化各控股子公司经营的正常开展,有利于各控股子公司筹措资金,提高公司资金管理效率,根据公司2019年度整体经营计划及控股子公司业务发展规划,并结合上一年度(2018年度)公司对外担保的实际使用情况及公司业务不断拓展,在审核各控股子公司2019年度收付款计划、资金需求及融资安排的基础上,经综合平衡后,确定公司对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担保及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间互保额度为人民币1,800,000万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50.43%。

  公司独立董事就该议案发表了独立意见,详见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巨潮资讯网()上的《独立董事关于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相关事项的独立意见》。

  上述担保业务事项的详细内容请见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以及巨潮资讯网()上的《关于确定2019年度公司对控股子公司担保及控股子公司间互保额度的公告》(编号:2019-006)。

  为有效管控进出口业务衍生的外汇资产和负债面临的汇率或利率风险,结合公司资金管理要求和日常经营需要,公司决定开展2019年外汇衍生品交易业务。根据公司2019年原料进出口业务、外币贷款等外汇业务金额、周转期限以及谨慎预测原则,预计2019年外汇衍生品交易业务在任何时点的余额不超过20亿美元(其他币种按当期汇率折算成美元汇总),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5%,从公司发展需要和风险管理综合权衡,符合公司经营管理的需要。授权期限自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下一年度相应股东大会召开之日止,上述额度在该授权期限内循环使用。

  公司独立董事就该议案发表了独立意见,详见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巨潮资讯网()上的《独立董事关于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相关事项的独立意见》。

  上述外汇衍生品交易业务事项的详细内容请见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以及巨潮资讯网()上的《关于开展2019年外汇衍生品交易业务的公告》(编号:2019-007)

  根据公司2019年产能和近期原料及聚酯商品价格估算,为了有效开展套期保值业务及控制风险,结合公司实际经营需求,公司2019年开展商品衍生品交易业务合计投资的保证金金额为不超过人民币130,000万元(实物交割金额不计入在内),是公司风险管控和套期保值的综合权衡,充分考虑了公司经营与市场的综合效应,符合公司生产经营管理的需要。授权期限自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下一年度相应股东大会召开之日止。随着公司的业务模式和内控体系逐步完善,公司将加强商品衍生品交易业务的监督和风险管控。

  公司独立董事就该议案发表了独立意见,详见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巨潮资讯网()上的《独立董事关于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相关事项的独立意见》。

  上述商品衍生品交易业务事项的详细内容请见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以及巨潮资讯网()上的《关于开展2019年商品衍生品交易业务的公告》(编号:2019-008)。

  考虑公司控股股东恒逸集团发债资金需用于主营业务经营,同时为拓宽公司信用资金的来源,降低信用资金的财务成本,提高资金的管理效率,同意公司及子公司在总借款不超过200,000万元的额度范围内向控股股东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借款,用于补充日常经营用流动资金,借款期限为12个月,借款年利率为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年期流动资金贷款基准利率;并授权本公司董事长办理上述借款事项相关文件的签署等事宜,本次借款不提供抵押、质押或担保措施。

  由于公司董事长方贤水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董事,副董事长、副总裁邱奕博先生为恒逸集团股东、董事,董事、总裁楼翔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董事,且董事倪徳锋先生同时为恒逸集团总裁、董事,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0.1.3条第(二)、(三)项之规定,本议案涉及的交易为关联交易。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 10.2.1 条,方贤水先生、邱奕博先生、楼翔先生、倪德锋先生作为关联董事,对本议案进行回避表决。

  公司独立董事就上述关联交易事项进行了事前认可并发表了独立意见,详见巨潮资讯网()上的《独立董事关于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所审议事项的事前认可函》、《独立董事关于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相关事项的独立意见》。

  本次借款事项的详细内容见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巨潮资讯网()上的《关于向控股股东借款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公告编号:2019-009)。

  公司根据财政部的相关规定,对公司原会计政策进行相应变更,符合相关规定和公司实际情况。执行变更后的会计政策能够与客观、公允地反映公司财务状况与经营成果,不涉及以往年度的追溯调整。本次会计政策的变更及决策程序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有关规定,不存在损害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况。公司监事会和独立董事对该事项发表了同意的独立意见。

  具体内容详见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以及巨潮资讯网()上的《第十届监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决议公告》、《独立董事关于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相关事项的独立意见》、《关于会计政策变更的公告》(公告编号:2019-010)。

  董事会同意于2019年2月14日下午14点30分在公司会议室召开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内容详见公司于2019年1月24日刊登在《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以及巨潮资讯网()上的《关于召开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公告编号:2019-011)。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恒逸石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恒逸石化”)于2019年1月23日召开公司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会计政策变更的议案》,现将相关会计政策变更的情况公告如下:

  务报表列报,提高会计信息质量,财政部(以下简称“财政部”)于2017年修订印发了《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一一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财会[2017]7号,以下简称“会计准则22号”)、《企业会计准则第23号一金融资产转移》(财会[2017]8号,以下简称“会计准则23号”)、《企业会计准则第24号一一套期会计》 (财会[2017]9号,以下简称“会计准则24号”)、《企业会计准则第37号一一金融工具列报》(财会[2017]14号,以下简称“会计准则37号”)。在境内外同时上市的企业以及在境外上市并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或企业会计准则编制财务报告的企业,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其他境内上市企业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执行企业会计准则的非上市企业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2018年6月15日,财政部颁布了《关于修订印发2018年度一般企业财务报表格式的通知》(财会[2018]15号)(以下简称“财会[2018]15号”),要求执行企业会计准则的非金融企业按照修订后的一般企业财务报表格式(适用于尚未执行新金融准则和新收入准则的企业)编制财务报表。

  本次变更前,公司执行的会计政策是财政部于2006年2月15日颁布的《企业会计准则一基本准则》和各项具体会计准则、企业会计准则应用指南、企业会计准则解释公告以及其他相关规定。本次变更后,公司执行的会计政策为财政部于2018年6月15日发布的《关于修订印发2018年度一般企业财务报表格式的通知》(财会〔2018〕15号)。除上述会计政策变更外,其他未变更部分仍按照财政部前期颁布的相关准则及其他有关规定执行。

  公司于2019年1月23日召开了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及第十届监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会计政策变更的议案》,独立董事发表了同意的独立意见。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等有关规定,公司本次会计政策变更无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一)财政部对会计准则22号、会计准则23号、会计准则24号和会计准则37号等四项金融工具相关会计准则的修订内容主要包括:

  1、金融资产分类由现行“四分类”改为“三分类”(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减少了金融资产类别,提高了分类的客观性和有关会计处理的一致性;

  2、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由“已发生损失法”改为“预期损失法”,以更加及时、足额地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揭示和防控金融资产信用风险;

  3、修订套期会计相关规定,拓宽套期工具与被套期项目的范围,使套期会计更加如实地反映企业的风险管理活动;

  4、在明确金融资产转移的判断原则及其会计处理等方面做了调整和完善,金融工具披露要求也相应调整。

  (二)公司根据财会[2018]15 号准则的相关要求,对财务报表相关科目进行列报调整,并对可比会计期间的比较数据进行了调整,具体情况如下:

  1、“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项目归并至新增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项目;

  5、“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项目归并至新增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项目;

  10、“权益法下在被投资单位不能重分类进损益的其他综合收益中享有的份额”简化为“权益法下不能转损益的其他综合收益”。

  除上述财务报表列报项目变动影响外,本次会计政策变更对比较财务报表列报的信息与新准则要求不一致的,无须调整。本次会计政策的变更不会对当期和会计政策变更之前公司总资产、负债总额、净资产及净利润产生任何影响。新金融工具准则的执行,预计对公司2019年财务报表产生一定影响。

  公司根据财政部的相关规定,对公司原会计政策进行相应变更,符合相关规定和公司实际情况。执行变更后的会计政策能够与客观、公允地反映公司财务状况与经营成果,不涉及以往年度的追溯调整。本次会计政策的变更及决策程序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有关规定,不存在损害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况,公司董事会同意本次会计政策的变更。

  公司依据财政部的规定和要求,对公司会计政策进行相应变更,符合财政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有关规定,本次会计政策变更后公司财务报表能够客观、公允地反映公司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不会对公司当期和本次会计政策变更之前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产生重大影响。本次会计政策变更已履行了相关审批程序,符合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要求以及《公司章程》的规定,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全体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我们同意本次会计政策变更。

  公司本次会计政策的变更是根据财政部的规定进行的合理变更,决策程序符合有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等规定,本次变更不会对公司财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不存在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的情形,公司监事会同意公司本次会计政策的变更。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内容真实、准确和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根据《证券法》、《公司法》、中国证监会证监发(2005)120号文《关于规范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行为的通知》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由于公司处于快速发展阶段,资金需求不断增加,充分利用上市公司内部的优质信用获得发展所需资金十分必要。为保证恒逸石化各控股子公司经营的正常开展,有利于各控股子公司筹措资金,提高公司资金管理效率,根据公司2019年度整体经营计划及控股子公司业务发展规划,并结合上一年度(2018年度)公司对外担保的实际使用情况,在公司生产经营过程中,为充分利用银行授信额度,支持公司全资和控股子公司的业务发展,在审核各控股子公司2019年度收付款计划、资金需求及融资安排的基础上,经综合平衡后,拟确定公司对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担保及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间互保额度为人民币1,800,000万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50.43%。

  本次确定的公司对控股子公司担保及控股子公司间互保额度,授权期限自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下一年度相应股东大会召开之日止,预计的互保额度包括现有互保、原有互保的展期或者续保及新增互保、公司对控股子公司的担保。在此议案额度以内发生的具体担保事项,提请股东大会授权董事长负责与金融机构签订相应的担保协议,不再另行召开董事会或股东大会。

  公司于2019年1月23日召开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确定2019年度公司对控股子公司担保及控股子公司间互保额度的议案》。公司独立董事对该议案发表了独立意见。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该事项需提交公司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6、主营业务:化学纤维、化学原料(不含危险品)的生产、加工与销售,经营进出口业务。

  7、与公司的关联关系:本公司直接持有其99.72%股权,本公司享有其100%权益比例。

  6、主营业务:精对苯二甲酸(PTA)、精间苯二甲酸的生产;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口;其他危险化学品:乙酸[含量〉80%]、1,4-二甲苯、1,3-二甲苯的票据贸易(在许可证有效期限内经营);普通货物仓储服务。(不涉及国营贸易管理商品,涉及配额、许可证管理商品的,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申请)。(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7、与公司的关联关系:本公司通过恒逸有限及佳栢国际间接持有其70%的股权。

  6、主营业务:生产、加工、销售:聚酯切片,POY丝,化纤原料,纺织面料,服装;经营本企业自产产品及技术的出口业务;经营本企业生产所需的原辅材料、仪器仪表、机械设备、零配件及技术的进口业务(国家限定公司经营和国家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及技术除外);仓储管理;经营进料加工和“三来一补”业务。

  7、与公司的关联关系:本公司通过恒逸有限间接持有其53.43%的股权,本公司享有其60%权益比例。

  6、主营业务:生产、加工、销售:聚酯切片、POY丝、FDY丝、化纤原料;经营本企业自产产品及技术的出口和自用产品及技术的进口业务(国家法律法规禁止或限制的项目除外);仓储管理;其他无需报经审批的一切合法项目。

  6、主营业务:其他危险化学品:乙酸[含量〉80%]、1,4-二甲苯的批发、零售(票据贸易)(在许可证有效期限内经营);化工原料及产品的批发、零售;自营和代理各类货物和技术的进出口业务(除国家限定公司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货物及技术)。

  6、主营业务:货物和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实业投资;投资管理(未经金融等监管部门批准,不得从事向公众融资存款、融资担保、代客理财等金融服务);企业管理咨询;化工原料及产品(除化学危险品和易制毒化学品)、化肥的销售;煤炭(无储存)批发;纺织品的生产和加工**(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5、主营业务:精对苯二甲酸原材料及化工产品贸易,货物、技术进出口,商务咨询、投资咨询、技术开发、技术咨询以及技术服务等。

  6、主营业务:实业投资;企业管理咨询;自营和代理各类货物和技术的进出口业务(除国家限定公司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货物及技术);危险化学品批发(票据贸易)(经营范围详见甬L安经(2018)0085《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在许可证件有效期限内经营);化工原料及产品、化肥的批发、零售;煤炭的批发(无储存)。(未经金融等监管部门批准不得从事吸收存款、融资担保代客理财、向社会公众集(融)资等金融业务)(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6、主营业务:纺织品的生产;从事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化工原料及产品(除危险化学品和易制毒化学品)、化肥、煤炭(无储存)的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7、与公司的关联关系:本公司通过浙江恒逸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其60%的股权。

  6、主营业务:生产、加工、销售涤纶短纤、涤纶长丝、合成纤维单体(不含危险化学品);货物或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国家禁止或限制进出口的货物或技术除外);普通货物仓储(不含危险化学品)。(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6、主营业务:纳米材料研发,聚酯切片、涤纶短纤、涤纶丝生产、加工、销售;化纤原料销售;仓储管理,经营本企业自产产品及技术的出口和自用产品及技术的进口业务(国家法律法规禁止或限制的项目除外)。(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6、主营业务:聚酯切片、FDY长丝的制造、加工和销售;化纤原料的销售;从事货物进出口业务。(以上均不含危险化学品)(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6、主营业务:生产、加工、销售差别化、功能化化学纤维;经销纺织原料及产品、化工原料及产品;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国家限定企业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和技术除外)。(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6、主营业务:制造、加工、批发:差别化化学纤维、聚酯切片、POY涤纶丝、FDY涤纶丝、化纤原料;经营本企业自产产品及技术的出口业务和本企业所需的机械设备、原辅材料和零配件的进口业务;仓储管理(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6、主营业务:生产、加工、销售:聚酯切片、POY丝、FDY丝、化纤原料;经营本企业自产产品及技术的出口业务;经营本企业生产所需的原辅材料、仪器仪表、机械设备、零配件及技术的进口业务**

  6、与公司的关联关系:本公司通过香港天逸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间接持有其70%的股权。

  6、主营业务:生产、加工、销售:聚酯切片、涤纶丝、化纤原料;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备注:上述股权比例为公司章程约定的股权比例。公司控股子公司恒逸有限及恒逸聚合物与国开发展基金签署了《投资合同》,约定投资期内国开发展基金的平均年化投资收益率最高不超过1.2%;在投资期限到期后,其股东对国开发展基金持有股权予以回购,以实现国开发展基金收回投资本金。所以在国开发展基金投资期限内,国开发展基金并不实质享有少数股东权益。本公司对恒逸有限及聚合物享有的权益比例应分别为100%及60%。

  本次审议的担保协议尚未签署,担保协议的主要内容由公司及上述控股子公司与银行共同协商确定,主要明确担保主体和被担保主体,以及担保的范围和金额,具体内容和时间以公司及上述控股子公司与银行签订的担保合同为准。

  截至本公告出具日,公司实际对外担保的余额(不含为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提供的担保)为人民币7,206.36万元,占公司2017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的0.60%。除此之外,公司无其他对外担保,不存在逾期担保、涉及诉讼担保的情况。

  1、董事会认为本次担保主要是为了满足公司日常经营的需要,以上被担保控股子公司财务状况稳定,经营情况良好,根据控股子公司业务发展的需要,确定公司对控股子公司担保及控股子公司间互保额度,有利于充分利用及灵活配置控股子公司的担保资源,提高公司资产经营效率,并确保公司总体控制融资担保风险,符合公司和股东利益。同时,进行担保的控股子公司均为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公司对各控股子公司统一选派董事、监事及财务负责人等关键管理人员,对其重大决策实施控制;公司审计稽核部定期和不定期的对各控股子公司实施内部审计,检查和监督其经营状况。公司能充分了解各控股子公司的经营情况,能够掌握与监控其资金流向和财务变化情况,从而可以防范和控制好风险。上述担保符合恒逸石化整体利益。

  2、上述子公司中,恒逸有限为恒逸石化持股99.72%的子公司,国开发展基金持有其0.28%股权。国开发展基金不实质享有少数股东权益,故国开发展基金未对恒逸有限提供担保。

  3、上述子公司中,恒逸有限持有恒逸聚合物53.43%、兴惠集团持有恒逸聚合物35.62%的股权、国开发展基金持有恒逸聚合物10.95%的股权。截止2018年12月31日,兴惠集团对恒逸聚合物提供20,500万元担保。国开发展基金不实质享有少数股东权益,故国开发展基金未对恒逸聚合物提供担保。

  4、上述子公司中,恒逸有限持有浙江逸盛70%的股权,持有宁波恒逸贸易70%的股权,浙江逸昕、香港逸盛为浙江逸盛的全资子公司。荣盛石化持有浙江逸盛30%的股权、持有宁波恒逸贸易30%的股权。截止2018年12月31日,少数股东荣盛石化未对浙江逸盛、宁波恒逸贸易及香港逸盛提供担保。但是恒逸有限同时持有大连逸盛投资和逸盛大化的少数股东权益,恒逸有限未对其融资提供担保,荣盛石化对大连逸盛投资和逸盛大化的融资提供担保。

  5、上述子公司中,恒逸有限持有恒逸高新100%的股权,持有宿迁逸达100%的股权,持有福建逸锦65%的股权。福建正麒高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福建逸锦35%的股权。截止2018年12月31日,少数股东福建正麒高纤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未对福建逸锦提供担保。

  6、上述子公司中,恒逸有限持有海宁新材料75%的股权。得基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海宁新材料25%的股权。截止2018年12月31日,少数股东得基投资有限公司未对海宁新材料提供担保。

  7、上述子公司中,恒逸石化持有浙江恒逸国际100%的股权,持有宁波恒逸实业100%的股权,持有太仓逸枫100%的股权,持有嘉兴逸鹏100%的股权,持有双兔新材料100%的股权,持有恒凯能源60%的股权。杭州凯迪雅纺织有限公司持有恒凯能源40%的股权。截止2018年12月31日,少数股东杭州凯迪雅纺织有限公司未对恒凯能源提供担保。

  公司确定2019年度对控股子公司担保及控股子公司间互保额度是根据控股子公司业务发展的需要,有利于充分利用及灵活配置公司与控股子公司的担保资源,提高公司资产经营效率,并确保公司总体控制融资担保风险。各控股子公司均经营正常,收入稳定,具备较好的偿债能力,同时公司已建立了具有可操作性的关于加强控股子公司管理的相关制度,通过实施统一控制,以规范各控股子公司的投、融资等重大事项,能够有效的防范经营风险,保证资产安全。同时,公司将严格按照中国证监会、银监会《关于规范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行为的通知》和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有关规定,有效控制对外担保风险。

  综上,独立董事认为董事会所审议的担保事项符合《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主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关于规范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行为的通知》、《主板上市公司监管规则》等有关法律法规以及《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表决程序合法、有效;且担保事项为公司对控股子公司的担保及控股子公司间互保,风险可控,符合公司利益,不存在损害公司或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