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艺术】80余幅作品回顾吉尔伯特和乔治50年

  • 发布时间:2018-08-02 15:55:33

  • 来源:admin

  吉尔伯特和乔治(Gilbert & George)于1967年在中央圣马丁学院相识、相恋,并在同年开始创作标志性的“活体雕塑”。他们舍弃了自己的姓氏,Gilbert Proesch和George Passmore成为了吉尔伯特与乔治(Gilbert & George),此后他们一直以双人组合的形式进行艺术创作,相伴彼此走过了半个世纪。

  他们在活体雕塑中身穿传统服装,脸和手都涂上了颜色,以雕塑般庄严的姿势持续站上几个小时,或者站在桌子上,随着旧唱片歌唱。此外,他们还制作了明信片雕塑、杂志雕塑,并成为录像艺术的先锋人物。

  许多人把他们归为行为艺术的行列,他们确实是在用行为传达思想,包括之后利用照片进行创作,但他们仍喜欢以雕塑艺术家自称。在“活体雕塑”中,两人仅仅只是用了粉末包裹着自己的头和手,但却称之为雕塑,这与传统雕塑有着巨大差别。而人物看似呆板的街头表演,在与观众的互动中,神情虽显得滑稽但让人诧异:原来雕塑并不只是用来赞美神明寄托情欲,也不需要那么高高在上,可以这么简单的回归到现实生活。

  吉尔伯特和乔治用一种看似随意的制作表达方式将艺术拉回到现实,让艺术和大众之间建立一种极为简单的关系,简单到只存在着观众和演员。这其实从另一方面体现出他们对艺术的认知和态度,就如他们的艺术宗旨——为一切而艺术。

  吉尔伯特和乔治从行为艺术出发,但行为艺术的受众群过小,通常都需要通过摄影的形式去纪录、保存和传播。因此,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他们开始转向创作纯摄影作品。不变的是,他们永远是画面的主题和中心。

  在形式上,他们最先运用黑白摄影,通过不断放大印刷品的尺寸来制作墙上绘画作品。后来还创造了如彩绘玻璃般强烈、突变的色彩效果。这些作品要求长时间的手工制作,依据精确的草图,元素通过叠印多次完成。面孔、小细节、甚至巨大背景就这样先后有序、精心的沉浸在色彩之中,直至每块拼图呈现五彩缤纷的效果。

  如果说上世纪70年代他们的作品还在讨论个人内心的发掘和拘泥于两人狭小的世界,到了80年代,他们的主题扩大到了关于性、信仰、恐惧、种族差异、政治的讨论,他们的影像作品开始颠覆传统的道德观并把一些符号进行了私有化的运用。80年代是他们创作的高产期,平均每年会创作50幅以上的巨型作品。慢慢地,自我形象的指代已经无法满足他们,一些禁忌话题和形象,如裸体和粪便,开始充斥着作品的画面。吉尔伯特和乔治从来不避讳他们的性取向和亲密的关系。他们一直以来都想要摆脱传统道德观念的束缚,并似乎从不在乎反对的声音,继续将触角伸向最真实和大胆的生活体验当中。

  吉尔伯特和乔治认为 “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艺术上,这其实是个极大的错误”,他们遵循着“艺术为了一切大众”的原则,穿着老式礼服,神情淡漠地比比划划。希望和大众之间建立一种亲密、明确、无条件的关系,让艺术和观众直接对话,从而使艺术对社会和人产生影响。

  7月12日,香港立木画廊推出“Gridology”群展,其中就展出吉尔伯特和乔治的作品“Post Office Tower”。作品由多张明信片排列成长方形,中央又有一张明信片,这个形状模仿的是神智学家C.W. Leadbeater在签名旁使用的代表性爱的符号。吉尔伯特和乔治将这一具暗示作用的符号极端简化成为网格形式,以此探讨不受关注的议题和不受欢迎的群体。